褒贬陪义的语义层级性研究_ballbet贝博网站app登录入口 褒贬陪义的语义层级性研究_ballbet贝博网站app登录入口

ballbet贝博网站app登录入口

杂志信息网-创作、查重、发刊有保障。

褒贬陪义的语义层级性研究

更新时间:2020-02-22

112渤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褒贬陪义的语义层级性研究郭佳兴摘袁世旭(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河北石家庄050091)要:词的褒贬陪义是具有层级性的,以往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多从词典标注的层面入手,以词典标注词为依据划分褒贬陪义的语义等级,尚未深入到语义的层面。文章借鉴认知语义学的相关理论,以《现代汉语词典》第7版为封闭域,结合词典对褒贬陪义的标注,切分出影响褒贬陪义语义度的语义因子,并尝试以量化的方式,将词典中标注的褒贬陪义词按褒贬语义因子的含量划分为三级,语义程度由高至低依次对应核心褒贬陪义词、一般褒贬陪义词及边缘褒贬陪义词。关键词:褒贬陪义;层级性;认知语义学;《现代汉语词典》中图分类号:H163文献标识码:A文章编号:1672-8254(2019)06-0112-06收稿日期:2019-06-27基金项目:河北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汉语义位组合的变异研究”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HB17YY033);河北省省级博士研究生创新项目“汉语褒贬陪义研究及其词典释义”阶段性成果(项目编号:CXZZBS2019071)作者简介:郭佳兴(1990-),女,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汉语言文字学专业博士研究生,从事词汇学、辞书学研究;袁世旭(1984-)男,文学博士,河北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从事词汇学、辞书学研究。DOI:10.13831/j.cnki.issn.1672-8254.2019.06.022解海江、张志毅两位先生通过对《现代汉语词典》(以下简称《现汉》)第5版中褒贬陪义的[1]标注情况进行考察,首先注意到了褒贬陪义语义轻重的差别在词典标注中呈现出了层级性的特点,这对于推进褒贬陪义研究是大有裨益的。鉴于两位先生研究的焦点主要在词典标注的层面,且褒贬陪义自身语义褒贬层级问题较为复杂,因此本文在吸收前人研究成果的基础上,从语义学的视角,采用量化的方式对这一问题予以补充说明。一、褒贬陪义的界定褒贬陪义的界定似乎已经成为老生常谈的问题,但凡涉及该类问题的研究,诸位研究者必定都要在界定上下一番功夫,言之凿凿、有理有据,却又各持己见、众说纷纭,至今未能达成一致。[2]界定的不一主要表现在范围的广狭不同上,表面上看,界定范围的广狭似乎与研究目的直接相关,但实质上仍是对语言的模糊性及情感的复杂性认识不够造成的。语言的模糊性至少包括两层含义:一是词义的模糊性。如颜色词和时间词在语义指向上的模糊性,这是语言的共性。二是词汇范畴的边缘模糊性。范畴结构的典型模式是认知语义学对词汇语义学的突出贡献之一,源于心理学的典型理论在引入语言学后取得了稳步的发展,而典型性效应最明显的特征之一即“典型范畴的边缘部分模糊不清,具有模糊性”[3]。这也是语言的共性,但同时又具有一定的民族性,如汉语的“水果”构词语素“水”已经提示“含水的”这一特征,而英语中的“fruit”本义为“产物”,引申为“果实”,因此很可能讲英语的人倾向于将“坚果”也看作“水果”的范畴,只是不具有典型性,但汉语中“坚果”则不可能具有“水果”的资格①。尽管在处理具体的词语时有民族差异,但这种词汇边缘的模糊性是相通的,以往的研究大多数只是就某一个具体的实物语义场来看待边缘范畴模糊性的问题,常见用来举例说明的典型例证包括水果或动植物语义场等。但我们应该认识到语言系统是十分复杂的,在词汇世界中,词义如实的反映客观现实,与客观事物相统一只是一小部分,还有相当一部分词语词义并不指向具体的客观现实,而是表达某种抽象关系或复杂情感。且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对于具体的实物,同一种语言中往往只用一到两个词来指称,如汉语中用来指称“地面上由土、石 ○同一个感情链条上,这两者之间的分界线究竟113,用来指称“一年形成的高耸的部分”的是“山”渤在哪里谁也说不清楚,甚至有可能是因人而异生草本植物,全株有软毛,花黄色。结浆果,球形海的。然而另一个事实是,在普遍的社会认知中,大或扁圆形,红或黄色,是常见蔬菜”的是“西红学柿”或“番茄”,用来指称“外祖母”的是“姥姥”或“爱”是比“喜欢”更强烈的情感体验,在这一点“外婆”。有两个以上指称的多半是普方的差异,上是具有社会规约性的。也就是说在汉语中,学报在使用中除个别词语带有强烈的方言意味外,表达相同的情感不仅有不同的方式,还有程度二的差别。那么同样,如果我们将褒和贬这类情并没有语义的差别。但对于抽象的情感,同一种一九感体验放在同一个链条的两极,就会发现在这语言却有各种各样的表达方式,如汉语中表达年第“对人或事物有好感或感到兴趣”可以用喜欢、条情感体验的语义链条上也绝非只有褒和贬六期喜爱、爱好、嗜好、笃爱、中意、醉心、宠爱、热爱、两个词,还有很多同样可以表达褒或贬的情感,但在语义轻重上有所差异的词分布在中间心爱等方式,这些词都可以表达喜欢,但语义上地带。却存在着很大的差异,或是褒贬不同,或是轻重对陪义的研究,国内首屈一指的当属张志不一。对于母语是汉语的人来说,表达“对人或毅先生。张先生在早期的研究中,对褒贬陪义的事物有好感或感到兴趣”这一情感最常用的词界定较为严苛,主张厘清褒贬陪义与感情色彩无疑是“喜欢”,也就是说,“喜欢”是这一情感范两者之间的差异,只有语义中带有“评价”及畴中的典型词语;但我们可能是在日常生活中“态度”的才是褒贬陪义[1](8-11)。但在后来的研究还经常听到这样的对话:A:你喜欢吃橘子吗?专著中,对陪义的兼类情况讨论的更为充分,B:还行。从所列举的实例来看,对先前的观点似乎有所这种是非问句通常的回答是“喜欢”或者修正,对褒贬陪义的界定有放宽的趋势。语言“不喜欢”,但这里B却回答了“还行”。如果是初不仅能够反映客观世界,也能表达人的情感世学汉语的留学生可能会以为B在答非所问,但界,涉及到情感类词归类时,应该考虑到语言以汉语为母语的学生对这个句子的理解多半不的模糊性及人类情感的复杂性,因此在界定中会有偏差。鉴于B的回答,我们可以从中得到这宜广不宜狭。在语义研究中,陪义本是与基义样的类似推论,如果做选择,可能香蕉、苹果等相对的概念,基于此本文认为对褒贬陪义的界都排在橘子之前(假设B喜欢吃香蕉、苹果),或定可以借鉴对褒贬义词的界定,即凡是陪义中者还有可能的情况是,B本来想吃香蕉,但是香带有赞许或好的意思均可被看做是褒义陪义,蕉没有了,橘子也可以,像这样的选择性推论可凡是陪义中带有不赞成的或坏的意思均可看以有很多;但毫无疑问的是,从B的回答中,我作是贬义陪义。们虽然难以清晰地划定B对橘子的喜爱程度,但可以肯定B不讨厌橘子,那么从认知语义学二、褒贬陪义语义层级性划分的依据的角度来讲,“还行”就可以看作是“喜欢”这一情感范畴的边缘成员。同样,如果将语言中表达对褒贬陪义的划分可依据的参数较多,如褒或贬情感的词看作是某一词汇范畴,除居于词性、语体、语义场、程度等,其中以程度为参中心的典型词汇外,势必还有一些词语在语义数的划分十分复杂,但价值也较大。以往关于轻重或是其他维度上与典型成员间存在着差褒贬陪义的层级性研究多是从词典标注入手,异,但这些词语不应被排除在该类词汇范畴之除张志毅、解海江两位先生对《现汉》第5版标外。注情况的分析外,笔者也曾尝试过对《现汉》第6人类的情感世界是十分复杂的,褒、贬仅版中收录的褒贬陪义词按褒贬程度进行三级是其中的一小部分,严格来讲,人类的情感体划分[4]。诚然,词典的释义是对词义的客观呈验是难以用量化的方式去考察的。如“喜欢”和现,但用词典的标注作为划分层级的标准是否“爱”都可以表达对某人或某物的好感或是深可靠还有待于进一步商榷。首先,词典中的标挚的感情,但讲汉语的人都能感觉到两者是有注方式多样,不同的标注方式是否代表程度的差别的,有时甚至是质的差别。“我喜欢你”和差异凡例中并没有说明,还需进一步考证。其“我爱你”的语境分布并非是完全相同的。但在次,对词典标注的分级依据是什么?何以“含讽 114刺意”比“常含贬义”的贬性程度更低?仅凭语渤感或个人的语文素养“自然而然”的进行划分海在语言研究中是没有说服力的。当然,这也并大学不意味着我们就此而否定词典标注的价值,相学反,由于褒贬陪义的存在形态和标记的内隐报性,词典对陪义的标注仍然是进行层级划分的哲学重要参考因素,但我们在这里想要强调的是语社会义在其中的作用,也就是说决定褒贬陪义程度科学等级的应该是词语自身的某些语义特征,而不版是在词典标注中是否用了“贬义”或“褒义”等标注词。基于前文对褒贬陪义的界定,我们考察了《现汉》第7版对褒贬陪义的标注情况,共统计出标注褒贬陪义的词460个。从标注方式来看,大体分为两种,即在基义后直接标注或补充说明,如:[半斤八两]旧制一斤合十六两,半斤等于八两,比喻彼此一样,不相上下。(多含贬义)[宝贝]髶指无能或奇怪荒唐的人(含讽刺意)。[曝光]髵比喻隐秘的事(多指不光彩的)显露出来,被众人知道。[变质]动人的思想或事物的本质变得与原来不同(多指向坏的方面转变)。(《现汉》第7版)②“半斤八两”“宝贝”属直接标注褒贬陪义,而“曝光”“变质”则属于用解释说明的方式标明褒贬陪义。在460个词中,直接标注褒贬陪义的词超过半数,是主要的标注方式。在探讨词典标注的层级性时,解海江、张志毅两位先生倾向于将这两种标注方式分开讨论,根据褒贬语义的轻重,将每种标注方式都进行了三级划分,直接标注的三级分别为“褒/贬义”“一般/常含/多含褒/贬义”“用于人时含褒/贬义”,补充说明类为“指/专指”“多指/多用于”和“标明动作行为的性质或类别”三级。就词典的标注而言,词语的某些语义特征的确可以从标注词中得以显现,如使用域或搭配对象,等等,但在这里,将直接标注中的“一般/常含/多含/用于人时含~”等当作区分褒贬语义轻重的标志显然是不合适的,褒贬语义轻重的差异应该是词语所含褒义因子或贬义因子的多少,而“含/多含/用于人时含~”显然不是褒贬义程度的提示词,而是该词语的褒义或贬义陪义在交际中使用频率的标注,“含/常含/用于人时含~”说明的是词语在某一意义上使用频率的依次降低。当然,我们并不否认词的褒贬程度和使用频率之间存在着某种联系,甚至可能是褒贬义词在发展过程中的某一推动因素,如某一个词语的某一个语义特征被放大使用并逐渐被整个语言团体所接受最终发展成独立的义项,就褒贬义词而言,是由准褒贬义词发展为褒贬义词的过程,其语义程度无疑是逐渐加深的,但这并不能说明词的褒贬程度和使用频率呈正相关。同样,“指/专指”“多指/多用于”标注的是词的使用域,也不能说明褒贬的语义轻重。如:[臭味相投]思想作风、兴趣等相同,很合得来(专指坏的)。[事态]局势;情况(多指坏的)。根据解海江和张志毅先生对褒贬陪义词词典标注的层级性分类,以上两词应是分属于不同层级,且“臭味相投”比“事态”的贬性程度要高。从陪义的标注来看,“坏的”表明词具有贬性陪义,在这一点上是共识,但“专指”和“多指”两个词是否能够标注程度还有待商榷。《现汉》的释义体系经过多次补充和修订已较为系统和完善,其中释义提示词在第6、7版的修订中更是精益求精,下了一番功夫。在整部词典的释义中,基义部分和陪义部分均有使用释义提示词的情况,其中“指”类释义提示词用来指称词语所指的对象或所适用的范围,在基义部分的释义中,除“指”指称对象外,“专指”“泛指”“多指”等均用来提示词语所适用的范围。如:[八音]髴名我国古代指金、石、土、革、丝、木、匏、竹八种材质制成的乐器。髵泛指各种乐器或音乐。义项髴中释义提示词“指”引出所指对象,义项髵中“泛指”表明了词语使用范围的扩大。那么在强调科学性和系统性的释义体系中,同类提示词表达不同的作用显然是有悖释义原则的,因此“专指”“多指”等提示词在陪义中也应是词语适用范围的限制,而非语义轻重的差别。即在实际的语用中,“臭味相投”一词的贬性陪义是具有恒常性的,而“事态”一词的贬性陪义则只是在大多数情况下通用,并不意味着该词语出现的所有语境中都带有贬性的陪义,如当会话者发出“现在事态如何?”这一提问时,显然··询问的只是目前的局势或状况,并不一定具有贬义。因此陪义的释义提示词只能表明词语适用的范围或褒贬陪义的使用频度,并不能表明 人不满意”“品质恶劣,起破坏作用”“不健全、115渤无用、有害的”“使变坏”“坏主意”“不赞成”。除海此之外,褒贬陪义正是词语民族性的表现之大学一,用哪些词语表达褒或贬的情感不仅是具有任意性,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着该语言团体的认学报知,就汉语而言,对他人的缺陷、错误或某种表二现等用言语或其他行为(如手势等)进行恶意攻一九击通常带有贬义,对他人具有的特长或优秀品年第质加以称赞或因此而敬仰通常带有褒义。综上六期所述,褒贬陪义各自所附带的语义因子如下:○语义的轻重,不能作为褒贬陪义词层级划分的标准。笔者在先前的研究中也涉及到了褒贬陪义词的层级划分问题,词典的标注仍然是重要的参考依据,虽然在划分中注意到了上述问题,不再以陪义的提示词当作划分层级的标准,同时也打破了不同标注方式之间的限制,将褒贬陪义词统一划分为三级,但仍然未涉及具体的操作方法,不具有可类推性。在褒贬陪义的层级性划分中,应该尽量避免以语感或个人的语文素养等感性因素占主导,回归到语义本身,用切实可行的操作方法考察词语的语义轻重。三、影响褒贬陪义语义度的因素以语义为参考标准划分褒贬陪义的等级,首先就要弄清楚褒义和贬义陪义中各自包含哪些褒性因子和贬性因子,根据前文中的界定,凡是陪义中带有赞许或好的意思均可被看作是褒义陪义,凡是陪义中带有不赞成的或坏的意思均可看作是贬义陪义。用直观的图表来展示两者的区别如下:表1褒贬陪义义素表陪义类型陪义赞许好褒义+++贬义+--如表1所示,用“赞成”和“好”两个义点只能区分出褒义和贬义两个大的陪义类别,不能对褒义或贬义的内部进行更细致的划分,因此,要在内部划分层次,无疑就要将“赞许”“好”拆分成更小的义点,对此,我们仍然借鉴《现汉》的释义:[赞许]认为好而加以称赞。形优点多的;[好]髴□使人满意的(跟“坏”形合宜;相对)髵□妥当。髶用在动词前,表示使形友爱;人满意的性质在哪方面髷□和睦。褒义陪义的完整义点应该包括“赞许”和“好”的所有义点,但通过进一步的深入挖掘,我们可以很直观的看到,褒义陪义的褒性因子实质上主要来源于“好”这一义素,因此经过进一步整合,褒义陪义应该包括“优点多”“使人满意”“合宜妥当”“有爱和睦”“称赞/赞许”五个褒性因子。与之相对,贬义陪义的贬性因子包括“坏”和“不赞成”的所有义点,即“缺点多”“使明确褒贬陪义各自包含的语义因子后,其次要解决的问题是陪义中哪些义素影响褒贬的语义轻重。首先

《渤海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19年第6期文献
100%安全可靠
7X18小时在线支持
支付宝特邀商家
不成功全额退款
千赢老虎机登录千赢国际PT老虎机必赢亚洲手机app下载 - 注册送888现金
网站地图